西安奉正塬殡仪馆 人文 绿色 环保
 
新闻中心
24小时服务电话 029-86071555 029-86071777 本馆方位指示 馆区导示 服务中心 代理处 本馆公告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行业动态

关于生命教育本质、内容和方法的思考
发布人:西安市第二殡仪馆 发布时间:2013-2-21 10:13:45 来源:中国殡葬协会网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关于生命教育本质、内容和方法的思考

 
    目前,我国出现了严重的青少年自杀及暴力的现象,社会、学校和家庭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方法与途径来减少这些恶性的现象呢?除了坚持以前我们已有的思想政治工作、德育工作、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模式之外,我们必须以生命教育的推行来对这些问题做一个综合性的解决。这样,在各类学校内配备的德育教师、心理辅导教师都应该转型为青少年生活的呵护者、生命的领航员,以及人生的导师。德育工作和心理辅导仍然是其重要的任务,但却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,而非全部;并且工作的内容也应该是在生命教育这个大的框架中展开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、关于生命教育的概念
    
     什么是“生命教育”?生命教育的概念定义有许多种,在笔者看来,生命教育即是关于人之生活、生命与人生问题的教育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般而言,人们在具体的生命展开及生活过程中,常常会出现二种偏向:一则只知生活而不知生命,把生活当作人生的全部。比如令现代社会头痛的日趋严重的自杀问题,一些青少年常常是将生活中的某些挫折、失意、痛苦等等“生活中不可承受之重”,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承受“之重”,于是,由生活感觉不好而走向放弃生命。又比如吸毒现象,人们吸食毒品,当然有各式各样的偶发因素,但是共同的问题是:为了生活感觉中的飘飘欲仙,他们损害了生命机能、残贼了自我生命,让自己的人生毁于一旦。自杀者因为生活感觉的不好而放弃生命,吸毒者为求生活感觉的好而残害生命,二者的性质似乎不同;但本质上都是为了生活的感觉而置生命于不顾。
    
     另一种偏向则是只知生命不知生活。也有一些人,他们坚执保命哲学,刻意仰制自我的生活欲求,不知道生命必须要由生活来表现,人之生活的感受是多姿多彩的、变化无穷的,品尝各种生活的滋味也是生命中重要而不可或缺的人生目标。所以他们的人生动力不大,他们的奋发意识不够,他们勇于进取的观念也比较弱,他们的人生色彩当然就十分单一和暗淡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小学及中学的生物课、化学课、自然课中,都从不同的方面谈到了生命现象,但却主要是自然状态的下生命,这远远不够,如果只让学生们停留在这一知识的层面,可能会酿出恶果。因为自杀者或杀人者有意无意间,皆把人的生命视为一堆碳水化合物,或者就是一些DNA罢了。这样,他们杀起人来毫不手软;他们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毫无留念。可见,生命教育就是要让受教育者从认识人之自然生命的特征入手,进而去体会自我之血缘的人际的社会生命,意识到,人之生命只有在社会中孕育和成长,从而必须处理好己与他、己与社会的关系。人们还要去体会自我的精神生命,意识到人之精神世界是与动物相区别的本质所在,故而在人生中丰富自我的精神生活、发展自我的知识水平、提升自我的文化素养、道德品质等等,都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。人们还要意识到超越生命的意义与价值。所谓超越生命实质上即是超越死亡;超越生命意义的建构,也即是正确之生死观念的树立。
    
     所以,在生命教育中,“生”与“死”是核心议题,但生命教育中谈“死”是因为要更好地“生”;生命教育中谈“生”是要超越于“死”,从而让人们获得生命存在的最大意义与价值,这就是生命教育的本质所在。
    
     二、关于生命教育的主要内容
    
     关于生命教育的内容,从生死哲学的视角而论,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:
    
     第一、在科学及理性的层面重建生命的神圣性
    
     从本质上而言,所谓神圣性,指人类对某种对象发自内心的敬畏和崇拜;生命的神圣性,当指人类对自身生命的敬畏和崇拜。回观人类的历史,越在远古的时代,人类周遭的神圣之物就越多,不仅神秘的生命现象是神圣的,而且一些特别的石头、树、鹰、老虎、月亮、太阳,等等,皆具有神圣性,都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对象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类依靠自我的理性获得了越来越大的征服自然与改造社会的力量,于是,各种神圣之物逐渐地被“解魅”──消解附加于其上的神圣性,于是,人类崇拜、敬畏、服从的对象越来越少,而生命的神圣性亦在这种解魅的过程里逐渐地消除。人们发现,石头不过是一种矿物质,植物是一种纤维体,动物是一种有机体,而曾经那么神圣的月亮和太阳也不过就是一颗行星和一颗恒星而已。至于生命,虽然比较的复杂,但也就是一堆碳水化合物,一些DNA罢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生命神圣性的消解引发的人生危机触目惊心。人们要么作践自我的生命——自杀,要么作践他人的生命——残杀他人。这一切现象都告诉我们,虽然科学提高了我们改造世界的能力,理性提供给我们透视万物的方便途径,但我们人类还是要保持对自然、宇宙,尤其是生命神圣性的体认。所以,我们必须在理性的层面重新恢复对生命神圣性的体认,要对生命存有敬畏心、崇拜心。我们应该做到不逆生命之性质,不破坏生命之自然成长,更不强迫生命只按自我心愿地去发展。我们人虽然是生命的持有者,但也不能在对待生命的问题上为所欲为,我们要以一种带敬畏感的态度去看待和对待生命。我们每个人都要体会到生命的神圣,意识到生命的可贵。这应该说是我们现代人获得真正人生幸福的基础,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努力地求取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二、要通过生命教育来改变青少年们一种不健康的人生观,即“新新人类”所言——“只要我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?”
    
     如果具体分析青少年自杀和杀人的个案,不难找到其直接原因,比如:孩子心理预防机制不健全;恶性的外部刺激;缺损家庭、父母教育方式的专横或极度放纵;社会与学校的强大压力;精神障碍;极端的消极、失望、孤独、焦虑、痛苦等等。但有没有更为深层的原因?应该说是有的。一般而言,青少年的自杀和杀人,应该说大都起于外在的原因,他们的心智还未能发育完成,许多人并不知晓自杀和杀人的严重性,他们更不懂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?因此,突发性的外在的生活过程中的原因常常使青少年走向自杀或杀人,他(她)们毕竟还小,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全责。这样,父母与学校、社会,在青少年自杀和杀人的问题上有着更为重要的责任,在这方面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。
    
     目前,中国的独生子女在青少年中已占有相当大的比例,这些“天之骄子”,上有二代甚至三代长辈全力以赴地去满足他们一切的生活要求,而他们也全身心地沉溺在感性生活之中,已经习惯了随心所欲、众星捧月、什么都不缺的人生,一旦大人不让他们看动画片、不让买想要的东西、得不到想获得的成绩、老师家长给脸色、在同学朋友中丢了面子、生活中不顺心、不随意,当然还有——不高兴,等等,那么,他们就可能去死——自杀,甚至杀人。“我活得不好,我喜欢去死,我就去死”,这恐怕是那些自杀的青少年常见的思考模式;“他使我难受,我不爽,我要除掉他”,这恐怕是那些杀人的青少年常见的思考模式。而这一切又都是“只要我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”的人生观派生而出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般而言,青少年的自我毁灭大多产生于一时的冲动,而生命的毁灭也往往只在一瞬间。因此,要大力推广生命教育,要让孩子们都知道:在这个世界上,你得学会珍爱生命。青少年只有在情感、人格和人性等各方面都得到较健康的发展,才能自然地体验到做人的尊严,并在自觉或不自觉中理解到生命的可贵,从而珍惜生命、呵护生命,获得生命的意义与价值。所以,必须加强对青少年生命观的教育,让他们知道生命究竟是什么?一个人应该怎样活着?我们应该拥有怎样的健康而合理的生命观?这些都必须纳入生命教育的大系统中来进行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三,在生命教育中,要让青少年懂得如何处理“生命与生活的紧张”,使之保持动态的平衡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生命教育当中,要让青少年从个我的生活感觉走向理性之生命,再从生理之生命走向生命,走向社会生命,走向精神生命,直至走向宇宙生命。我们要努力于消除生命与生活的紧张,走向二者的亲和,即保持二者之间动态的平衡。也就是说,要使生命回归生活的基础,生活成为生命的自然表现。这就要求人们从个我化的生活走向普遍性的生命,由个我的感觉体会他人与社会的感受,由此来建构对他人和社会的关切与责任感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般而言,成人往往已从生活过度到生命,可以理解在人之生活之内之上,还有生命的存在,因此要成家立业,要去创业,要去做一些伟大之事,等等。可是,青少年智力还未健全,他们很难意识到生命与生活的区别与联系,他们甚至只知生活而不知生命,以为生活就是生命,以至于生活感受不好就放弃生命存在,就去杀害他人的生命。因为他们把生活的感受视为人生的全部,所以,生活中的不顺心、不如意、不高兴等等,皆可以成为走向自杀或杀人的理由,他们并没有意识到,生命丧失的严重后果。孩子们经常把生活问题当成了生命问题来处理,不小心打掉了一只灯炮,无法处理,吓得要命,离家出走;与同学伴了嘴,没有办法解决,就进而打架斗殴,甚至杀人。许多青少年常常将某些挫折、失意、痛苦这些生活中的不可承受之“重”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承受“之重”,生活感觉不好就放弃生命,这其实是以结束生命的方式来解决生活问题,他们没有意识到生命中还承担着其它的诸如孝敬父母、建功立业等等社会责任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果说,青少年的自杀是用结束自我生命的办法来解决生活感觉不好的问题,那么,青少年的杀人则是用结束别人的生命来达到自我生活感觉的好。二者表现不同,但都是不能正确处理好生命与生活的紧张问题,都是用解决生命的办法来解决生活问题。这里尤其要注意的是,我们如何教育青少年正确地对待生活中的挫折、痛苦与逆境,这些人生问题常常是导致他们自杀及杀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所以,应该在生命教育中让青少年意识到:人不仅仅是属于自己,还属于家人,属于社会,生命只有一次,失去便不能复生。人之生命是由父精母血构成,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存在和发展。这样,青少年就可以意识到:我的生死决非个人私事,而是家庭的、社会的和大众的。此外,必须在生命教育中还告诉他们一个道理:对那些已经自杀者来说,他们也许是一种解脱,可是他们是否想过自己亲人的莫大痛苦和社会的严重问题呢?所以,学校和家长的教育都要让每个孩子学会努力与别人相互沟通,个人生存奋斗的同时也要感觉到亲人和他人、社会的作用,从而使自我在生命层面上与所有的人和社会相关联,建构一种生命意识与社会责任感。也唯有从生命层面入手,才能使青少年寻找到生命之意义与价值,学会关爱社会和他人,从一个“自然人”过渡为全面的“社会人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四、要由德育教育、思想政治教育和传统文化教育等来建构青少年的意义世界。在学校教育中,除生活能力教育之外,生命能力的教育尤其重要。青少年如果只有知识技能而没有构建出正确的意义世界,很容易沦为四肢发达、聪明绝顶,但却没有心灵精神世界的“空壳人”。所以,我们要在已有的系统的德育教育、思想政治教育中,根据现实状况加以改进,要把生命教育的内容融入进去,同时还要从传统文化资源中凝聚出价值之源,提供给学生们,内化为他们的意义世界,使之生命有所安顿,行为有所规范。真正实现人与自我的和谐、人与人和社会的和谐、人与自然的和谐。关于这方面的内容主要有:
    
     其一、生命最大的特征是生生不息,所以,在生命教育中我们首先要教导孩子们对生命要有敬畏感和孝顺长辈。这方面我们特别要运用中国传统文化的资源。
    
     其二,人之生命另一个重要特征是“人死不可复生”,所以在生命教育中一定要提供给孩子们“生命无价”、珍爱自我及他人之生命的观念。
    
     其三,人生命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社会性,所以在生命教育中必须着力培养孩子们的德性和生命的正确方向,以建构良好的人际和社会的关系,来获得人生的顺境与成功。
    
     其四,生命的进程必然是曲折起伏的,所以在生命教育中要培养孩子们承受各种挫折与失败的气度和能力。
    
     其五、生命的本性是求快乐与幸福,所以生命教育的核心应该是快乐与幸福教育。要让孩子们生活中有快乐,生命里有幸福,这样才能让他们重视生命的价值,以避免自杀及伤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2006年11月2日的《中国青年报》刊登记者专文中说:36%的中学生在走进校门的那一刻,心情郁闷、紧张、疲惫、厌烦、焦虑和恐惧。中学生对学习很有兴趣和比较有兴趣的比例不到50%。由于高考竞争激烈,80%以上的学生产生了‘失败者’的心态。王永炎委员调查发现,很多学生对学习没兴趣,先是逃学,后来就辍学。沉迷于虚拟游戏对未成年人造成了严重伤害,他们流浪、打架斗殴、偷窃,最后走上了犯罪道路。
    
     可见,许多青少年在学习过程中失去了快乐与幸福,必然把学习视为外在于生命的东西,必然造成抵触情绪,由此,其人生究竟走何道路就难以确定了。《礼记·乐记》云:“夫乐者乐也,人情之所不能免也。”求快乐与幸福是人之本性,教育本质上应该是一种使人遂性的途径与方法,要去满足、提升、规范人们求快乐与幸福的本性;但现在的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却成为了扼杀、压制小孩子快乐与幸福的工具。一般而言,快乐是人生活中的感官之感受,建立在肉体愉悦的基础之上;幸福是人生命中理性之感受,建构在心灵精神之中。二者既有区别又密切联系在一起。青少年人生的主题是成长与快乐;青壮年者的人生主题应该是事业与幸福;而老年人的人生主题则是休闲与健康。但是,青少年为何会走绝路或杀害他人,主要是他们可能不快乐。为何不快乐?因为他们的心愿达不到,欲望满足不了,便心生不满,甚至生出歹意,流于任意。青少年理性能力不强,往往追求生活感受中的快乐,一当满足不了,便会由不舒服到不高兴到采取过激行为。要教育青少年,一者,快乐是有限度的,过度的快乐会伤身害体,从而最终没有了快乐。如沉溺在网吧中或吸毒,都会对身体健康及学习生活造成莫大的伤害。二者,快乐不单单是个人之事,也要想到自己追求快乐,别人也追求快乐,要有节制,要让大家都能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英国的中学,已有“幸福课”的设计和开设。什么是幸福?那些刚刚告别童年时代的中学生也许还没来得及仔细考虑这个问题。英国惠灵顿学校将在10年级和11年级开设“幸福课”,此外,学校还将举行有关幸福问题的讨论会。幸福课每周一次,由宗教课老师教授,内容由尼克·贝利斯设计。尼克·贝利斯是一名心理学家,同时也是剑桥大学刚成立的幸福学院院长。他说。“我们将让这些年轻学生自己思考拥有幸福和快乐的方式,”贝利斯说,“开瓶红酒或吞片摇头丸可以让人感到快乐,但来自于食物、酒、毒品或电视的快乐会很快消失,之后会留给你比以前更痛苦的感受。我希望学生们明白,我们要创造幸福,而不是消费幸福。”贝利斯说,这门“幸福课”还将教授学生如何在逆境中获得成功。“幸福课”还会教学生们处理一些比较实际的个人问题,例如,“如果球场上有人打你,你该怎么办?”、“如果父亲让你替他完成心愿成为一名律师,你该怎么办?”等等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生命教育中,要让孩子们获得一种协调生命与生活为一体的人生。其一、我们必须明白一个道理:人生中若一味追求生活感觉的好,将会危及到生命的健康甚至存在。如果生命受到伤害以至丧失,那生活的感觉又那能好?又那能有生活的感觉?关键在于,我们必须明白:生命不仅要维系,还要健康,生活的感觉才能敏锐丰富,才会产生良好的感觉。所以,我们追求生活感觉的好,决不能以损害生命健康与存在为代价。这是其一。其二,大多数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容易走向感觉主义至上,因此常常忍受不了生活中的痛苦。人们应该去了解感觉的特质是当下此在、转瞬即逝的。人间的痛苦、挫折、不快、不顺等等,都会很快过去,如果人们因为这当下此在的感觉不好而放弃生命,那其人生将永远定格在痛苦这一点上;而如果人们咬咬牙,挺了过去,以生命的存在超越了痛苦,则必将翻开生活新的一页,获得幸福与快乐。其三,我们同时也要意识到,虽然正确的人生观是从感性生活走向理性之生命,但缺乏感性生活的生命是萎缩的,而没有感性生活的生命无疑如没有浇灌的